网站首页 > 健康生活> 文章内容

诗意和格调:无锡蠡湖比得过苏州金鸡湖和杭州西湖吗?

※发布时间:2019-10-17 19:36:52   ※发布作者:habao   ※出自何处: 

  无锡无疑是太湖流域最得天独厚的城市,它占有了太湖最美丽的风景:太湖佳绝处,毕竟在鼋头。相比常州、湖州太湖的一马平川,无锡的太湖之滨山水相间;相比苏州古城,无锡与太湖贴得更近。也因为如此,提起太湖山水风光,首先想起的是无锡,而不是名气更大的苏州。

  更何况在鼋头渚那一抹青山的背后,还有着一个湖泊,东西伸展,方圆五里,呈葫芦形,慵懒而温柔,晴红烟绿。太湖是外湖,这湖就是里湖,无锡城里的河水,惠山下来的溪水(梁溪),都是先经过这个里湖,然后通过独山门和长广溪两处注入太湖。里湖是无锡城和太湖之间一道不可缺少的风景。在无锡古人留下的传说中,里湖与那位帮助越王灭了吴国的范蠡有关,范蠡在越王得胜后预测到“兔死狗烹”的结局,早早带着西施泛舟五湖,在里湖开创了中国的淡水养鱼事业——后来国家淡水渔业养殖研究中心选址在蠡湖之畔大体与此有关。无锡人从来不称此湖为里湖,而是称之为蠡湖,俗称五里湖,但很可能是谐音“吴蠡湖”。

  蠡湖与范蠡有了关联,就有了传说和故事。虽然并无考证支持,比如挖出一只范先生当年驾驶过的小船或者西施姑娘遗留下的一支发簪什么的。但对于风景其实只需要传说。有了传说,就有了人文,有了生动。蠡湖里有了西施庄,有了渔夫岛。无锡人漫步蠡湖之滨,在那袅袅的柳荫下,在那粉粉的桃红里,隐约想起范蠡和西施的诗一般的泛舟养鱼的生活,既浪漫又发财,于是努力奋斗,把自己的日子过得既适宜又风光。蠡湖由此成为一个隐喻着无锡人生活梦想的湖泊。

  蠡湖的周围,原来是良田和一些鱼塘,粉墙黛瓦的农舍掩藏在绿树修竹之中,田里长着水稻和茭白,鱼塘里养着青鱼草鱼鲫鱼,湖边有一些芦苇,芦苇丛里活跃着密集的青虾,湖面上时常漂浮着轻巧的渔船,渔人撒网时的潇洒和不时从水里钻进钻出的鸬鹚,令人想起古人“桃花流水鳜鱼肥”的诗句。

  日子飞快地过去。20世纪二三十年代,静谧秀丽的蠡湖迎来了第一次开发。无锡城里一位兴办工商实业大获成功的王禹卿看中了这儿,选定蠡湖北岸的青祁村附近,在前人所谓蠡湖八景的基础上造了一个园子,称为蠡园。1934年,无锡著名民族工商业家荣德生60岁,用6万元寿金建造了横跨蠡湖的宝界桥,宝界桥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全长376米,60个桥孔,寓意建桥者60大寿。宝界桥是经典的风格桥梁,当时即被称为江南第一桥。过了些年,王禹卿的妻舅陈梅芳在蠡园旁边造了一座渔庄,又称赛蠡园。他们都听说过范蠡西施的传说,都很仰慕范蠡,获得人生成功之后,都想在蠡湖之滨有一处美丽的园林,过一种半隐半显的生活。这两座园子后来合成为今天的蠡园,一座沿着蠡湖蜿蜒的古典式园林,桃红柳绿,荷塘滴翠,长廊听涛,湖亭烟雨,使蠡湖具有了些许西湖的风采,但绝无西湖的古老和富贵气息。

  从20世纪60年代末起,至90年代,蠡湖经历了围湖造田,退田还渔,退渔还湖等一连串进退波折。90年代以后,蠡湖北岸陆续开发了欧洲城、亚洲城和靠近宝界桥的一个小公园双虹园,不论从园林或旅游看,几乎没有一个是成功的。比如双虹园,放在蠡湖之滨始终显得乡气十足,紫蓝色的屋顶与淡色的墙面结合,很容易让人联想造得比较考究的都市厕所。而亚洲城干脆就没能建成,很长时间作为一处烂尾建筑被风吹雨淋。这一时期的开发,总体上显出思的凌乱不成体系。

  进入21世纪之后,无锡终于大手笔开始了环蠡湖建设。西蠡湖南岸与鼋头渚景区相融一体,北岸则除了太湖大道西端的蠡湖之光百米高喷颇具现代气息,其他景观以自然生态和古典建筑为主,点缀在其中的渤公岛、渔夫岛和东蠡湖的高子水居等景观,则以亭台楼阁为主体,充分地表现了自然生态与古典园林相谐相融的美学风格。东蠡湖南岸则依托太湖新城,走了现代风格的线,蠡湖大桥,蠡湖公园,无锡大剧院,万象城和金城湾公园,以及山水湖滨小区,构成了现代滨水都市景观。

  江南有着许多湖泊。特别是太湖下游的苏州,即便是经过了这么多年的岁月沧桑,依旧可以看见众多湖泊。但是,著名的湖泊不算太多。天目湖只是个新兴的山间人工水库,滆湖和长荡湖景色平平。阳澄湖,金鸡湖,西湖,蠡湖,可能是其中的佼佼者,它们不仅是自然湖,更是人文湖,自然景观的美好度和人文的丰富性决定了它们不同的审美特点和优劣。

  阳澄湖和金鸡湖原来都在一马平川的江南乡野里。阳澄湖如果少了那些芦苇荡、大闸蟹和红色文化,几无可取之处。金鸡湖在苏州园区开发之初,只是一个远离古城和村镇的荒僻野湖,毫无风景和文化可言。随着苏州园区的发展,金鸡湖已经被开发成一个现代化都市园区的景观湖。金鸡湖开发了一个李公堤景观区,虽然这个名称会让人联想起西湖的白堤和苏堤,但李公堤上的建筑并非以古色古香为主,而是以现代建筑为主。湖滨那些表达着工业时代和后工业时代的建筑,是近三十多年陆续建造起来的,它们在金鸡湖四围,远近高低,交相错落,构成了金鸡湖风光的历史文化主题,使金鸡湖成为的一个醒目的江南标识。

  西湖则与金鸡湖截然不同。西湖紧靠杭州。杭州从唐代就是著名的城市。西湖还背靠着几抹青山,山水相依使湖泊愈加秀美。西湖的十大景致,都是从古代延续下来具有悠久的历史意味:苏堤春晓,断桥残雪,曲院风荷,花港观鱼,柳浪闻莺,雷峰夕照,三潭印月,平湖秋月,双峰插云,南屏晚钟。即使人们未去西湖,看着这十景之名,亦会生出无限美感,如临其境,如得其美。西湖之美,并非单纯自然山水园林之美,而是人文之美。在西湖人们可以感受到历史文化熏香的潜移默化的感染,而被打动,审美的心韵,谛听到人类与自然和谐相处的音响。西湖得以毫无悬念地进入世界文化景观遗产名录,就是因为它是自然与人类共同的美好作品。

  无锡蠡湖不可能成为金鸡湖那样的景观湖,因为它不具备与金鸡湖相似的现代工业园区,它不是新兴产业园区之内的湖泊。无锡蠡湖也不可能成为西湖那样的历史人文湖泊,因为它的开发只是缘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没有那么丰富多彩的历史文化的积淀。无锡蠡湖只能按照自己的个性并适应着现实开发,至多利用它的那些历史文化传说且汲取西湖的某些审美风格。

  站在湖滨饭店的高层,眺望蠡湖,可以发现,蠡湖总体的开发已经完成,只余局部的空间尚可填补式开发,只能做一种锦上添花式的提升。蠡湖的开发表现出鲜明的时代性特点和不同文化取向:西蠡湖部分更多偏重于自然生态和古典园林,东蠡湖部分更多偏向现代都市和商业发展,蠡湖已然成为一个保持着较好生态景观并具有古典和现代两种审美风格的人文湖泊,从蠡湖的这些特点可以看出它所经历的社会历史进程,以及战略性总体设计方面的欠缺,比如园林设计和城市设计方面的分歧。

  那么,如何为蠡湖锦上添花呢?不妨再为这个美丽的现代与古典并存的自然景观湖,增加一些诗意和格调。

  余光中先生游览蠡湖时,曾风趣地说:蠡湖就是范湖,它是范蠡和西施的湖,美丽得就如西施遗下的一面妆镜。三天之后,他为蠡湖写了一首诗,后来刊登在海峡两岸的刊物上。这首诗可以看作余光中晚年的力作之一。类似的关于蠡湖的诗,太湖的诗,江南的诗,并且与无锡相关的,古往今来有许多。如果把这些诗收集起来,刻成诗碑,安放在蠡湖之滨,那无疑就是为蠡湖找到了“诗意”。诗和远方,对于远道而来的旅行者,都齐全了,他们在寻找蠡湖之美的时候,得到了诗意的导游。在满足现代人审美追求的同时,蠡湖也会因诗而锦上添花,获得丰富而烂漫的人文意味。

  古典的建筑,现代的建筑,蠡湖都有了。但总觉得它还缺少了一种风格,那就是的。蠡湖首次开发于初期,无锡崛起于清末民初,时期的民族工商业的发展,是无锡对于中国经济发展的贡献,也是无锡崛起的重要标识。因此,在古典和现代之外,再增加的建筑,就使蠡湖具有了一种人文涵义:它是无锡社会历史文化发展的人文标识。这一组建筑可以是一条综合性商街,玩、吃、住、娱乐等多种元素融于一体。现在蠡湖周边饭店不少,旅店也不少,但是能让广大游客流连忘返的没有,能让人们靠着蠡湖住下来轻松休闲的没有,特别是能让人体江南温婉如家的没有。如果可以用一组或几组建筑包容这些功能,蠡湖的魅力不难得以倍增。

  未来的蠡湖肯定是完全不同于金鸡湖的,也不会完全类似于西湖。蠡湖是具有独特个性的湖。如果可以从烟雨朦胧之中找准它的个性,再加以战略化的设计、建设和开发,未来的蠡湖成为魅力直逼西湖的江南名湖,一定不会只是无锡的梦想。

  吴歌,文史学者,品牌战略学者,资深人,副教授,专栏作者,有《企业文化ABC》《古今多少事》等著作。男人冬泳 打一食品

  

相关阅读
  • 没有资料
百家樂怎麼玩